<delect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/pre></delect>
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re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re>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listing id="hrpnf"></listing></delect></p>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

<noframes id="hrpnf">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/p></pre>
<noframe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/p></pre>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output>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output>

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<noframes id="hrpnf"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<p id="hrpnf"></p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output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
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<noframe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<pre id="hrpnf"></pre>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output>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delect></p>
<noframe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p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
<noframe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addres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/pre></address>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outpu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></pre>

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<noframes id="hrpnf"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<pre id="hrpnf"></pre>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listing id="hrpnf"></listing></delect></output>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
<address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></address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谁被谁当枪使?读《人类简史》

作者:豆苗看世界 / 公众号:doumiao8888888 发布时间:2019-06-02


如果我们站在人类的角度,我们驯化了鸡鸭鹅、猪马牛羊等各种动物,驯化了小麦、水稻等各种植物,那么从小麦的角度呢?小麦从一万年前无数野草中的一种,短短一千年后传遍全球,占据全球大约225万平方公里的耕地面积,成为史上最成功的植物。是我们利用了它还是它利用了我们?
学会跳出现在所在的维度,从更高维度去看问题。
作者用几近上帝之眼的高度,俯瞰人类从东非一个普通动物族群,到如今遍布地球,地位直追造物神的发展历程。
人类本可以无忧无虑幸福的生活在认知革命时代,为什么又会进入农业革命时代、科学革命时代?是什么在驱动我们一直前进?为何要不停的繁衍下去?始作俑者是谁?是基因。我们只不过是基因的载体。
从上帝视角看历史如何通过三次革命走向今日情形
一、认知革命
大约600万年前出现了人类,当时的人类处于食物链的最低端,人类无法与其他大型动物竞争,甚至虎豹豺狗,人类只能捡拾它们吃剩下的骨头,这也是为什么人类最早会使用的工具是石器,因为可以用石头敲碎骨头吸食里面的骨髓。
大约30万年前,人类突然学会了使用火,这不仅改变了力量的对比,更缩短了用餐的时间,优化了身体机能,同时能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想问题,其实脑容量的大小不是根本,根本是思考。
大约7万年前,也许是因为基因突变让智人脱胎换骨,人类拥有了丰富的语言系统,智人能够描述未在眼前发生的事物的信息。
讨论虚构事物的能力,对人类而言是场至关重要的认知革命。它是一切传说、神话、宗教、规则得以产生的根本原因。
通过想象力虚构一个概念,由于相信虚构的存在,赋予了智人前所未有的能力,这是任何大规模人类合作的根基。人类会因为听说并相信“来世”的承诺,而愿意牺牲现世的享乐。
在认知革命时期的人过的很幸福,很舒适。由于资源丰富同时更熟悉周遭环境,人类平均每周只要工作三四十小时,遍地是可以解决人类温饱的资源。所以远古时期的人类正常寿命都不短,而且人的需求也少。
二、农业革命
大约1万年前,人类的生活方式发生大幅改变,人类开始耕种几种特定的植物,比如小麦,为了收成,人类给小麦除草、驱虫、灌溉、施肥。繁重的劳动不仅使人出现各种疾病,更重要的是作为寄托固定在了麦田,一旦天灾,数百万人死亡。同时土地变成了生存根基,随着土地承载能力的提高,人口爆炸式增长,人类不得不更辛苦的劳作;人有了土地意识,领地意识,为了争夺能更好产粮的土地,各种暴力、战争应运而生。
所以如果不是从生存和繁衍的演化角度衡量,农业革命带来的非但不是轻松生活新时代,反而是更辛苦、更不满足的生活。
当然正因为靠着生产出来的粮食,越来越多的人住在了一起,慢慢的人开始出现分工(农民、战士、牧师、官员等等),同时规模形成(村落、城镇、都市),最后建立帝国。帝国这种巨型的合作网络得以运转,取决于由共同想象所构建的秩序。《汉谟拉比法典》把人类虚构故事的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帝国的运作会产生大量的信息,为了信息能够更好的记录出现了结绳记事,出现了文字符号,这使得人类的智慧得以更便捷的传播,抽象思维能力进一步提升。
人类的发展趋势是一个分久必合的趋势,逐渐的形成了三种全球通行的秩序,货币秩序、帝国秩序、全球性宗教,这三种秩序推动着人类逐步融合统一。
1、货币秩序
钱的概念的发明,它是一种互信系统的体现,它的出现极大的加快了全球商业网络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与融合。
2、帝国秩序
帝国的扩张,使得许多小文化合并到大文化中,对于人类思想、人口、技术的全球性传播来说,帝国的影响居功至伟。
3、宗教秩序
对于各个教派来说,全球只由一个他们信仰的神是宇宙的最高权柄。于是他们在全世界传教,希望所有人了解并信奉他们的神,而世界也就在宗教的全球传播中,变得更加一致。
三、科学革命
过去的500年间科学革命让人类的力量有了前所未有的惊人成长。如果一个唐朝的人到了明朝,他适应适应还能生存,但一个明朝的人如果穿越到现代估计他要被吓死,而且这种成长是在成指数的变化。回忆一下,30年前我们家里装电话大家的兴奋,后来手机的普及用了几年,再到后来手机视频通话用了多久;20年前电脑的存储容量多少?10年前多少,现在手机存储量又多大。那人类是怎么进入到科学革命的呢?生产力发生这么巨大的变化是什么原因呢?
1、发现并愿意承认自己无知
之前大家都假定世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已经为先知或神灵所知,人们只需钻研典籍或信奉神灵就能理解并获得知识,现在是人们愿意承认对一些重要问题一无所知,然后以观察和数学为基础,创造新理论并发展成新的能力。
2、科学和帝国的联姻
帝国需要不停的征服,科学需要不停的实验。帝国在扩张的过程中,都会带上为数众多的科学家、植物学家、画家等等一路科考研究。
3、资本主义
过去是生产→收益,现在是生产→收益→投资→生产,银行系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真正让银行得以存活甚至大发利市的其实是我们对未来的信任,“信用”这种金钱概念代表目前不存在只存在于想象中的货品。正是“信用”的概念,让我们能够预支未来,打造现在。
4、工业革命
数千年来我们不指导如何进行能量间的转化,直到蒸汽机的发明,人们洞悉了能量转换利用的秘密,于是开始深深着迷于使用机器和引擎转换各种能量。
工业革命从农业中释放巨大人力,由工厂和办公室吸纳,生产出雪崩一样多的新产品。同时出现了新伦理观:消费主义。靠着消费主义去消耗了这些超出需求生产出来的产品。
5、永不停歇的革命
人类通过一场场革命,越来越不受自然的控制,随着帝国的退位(现在的价值已经不是土地的扩张,而是人类的智力大脑),新的需求不停更替。过去不停的战争收益是土地、牛羊和黄金,现在财富的重点是人才、创意。
结语
历经三次革命洗礼的人类,力量空前强大。在这个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是“会使用火”、“丰富的语言系统”、“想象力”、“信用体系”、“强大的基因”。
那我们究竟是比以前更快乐还是更痛苦,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。如今人类甚至拥有堪比造物主的能力,未来甚至可以创造出完全无机的生命体实现永生。
我们拥有了神的能力,但是如果不负责任、贪得无厌,甚至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,那一直快速发展进步的意义又在何处呢?
End
温馨提示
如果你喜欢本文,请分享到朋友圈,想要获得更多信息,请关注我。

关注豆苗看世界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其他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