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elect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/pre></delect>
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re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re>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listing id="hrpnf"></listing></delect></p>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

<noframes id="hrpnf">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/p></pre>
<noframe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/p></pre>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output>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output>

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p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<noframes id="hrpnf"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<p id="hrpnf"></p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output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
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<noframe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<pre id="hrpnf"></pre>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delect></output>
<p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delect></p>
<noframe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p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
<noframe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address id="hrpnf"><pre id="hrpnf"></pre></address>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/delect></outpu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></pre>

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<noframes id="hrpnf">
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menuitem id="hrpnf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<pre id="hrpnf"></pre><p id="hrpnf"></p>
<p id="hrpnf"></p>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
<p id="hrpnf"></p>
<pre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re>
<output id="hrpnf"><delect id="hrpnf"><listing id="hrpnf"></listing></delect></output><pre id="hrpnf"></pre>

<p id="hrpnf"></p>

<address id="hrpnf"><p id="hrpnf"><output id="hrpnf"></output></p></address>

<pre id="hrpnf"></pre>

| 那一夜,意乱情迷 实录

作者:沐儿的后花园 / 公众号:muaihhy 发布时间:2019-06-13


后花园原创 No.515
这是一座不夜城,夜里星月的光辉明媚,城市里璀璨着灯红酒绿。
座无虚席的夜宵街,引吭高歌的ktv,还有那充斥着暧昧气息的一个个酒吧,处处都是白天在办公室坐了一天的白领们。
我端着高脚杯,混在人群中。我是一个小公司的采购,刚被办公室主任分了手。
周五的夜晚似乎比平常人更多些。这是我凭空猜测的,因为我平常很少来酒吧。
我跟同租的女孩打好了招呼,如果我凌晨还没打电话给她,就麻烦她过来酒吧接我。我打定主意,想要彻彻底底地买醉一回。
如此,我便任性了。我坐在吧台,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,我甚至严重怀疑这酒吧的酒是不是兑水了。
喝了这么多杯,按理早就应该醉了,可我的理智还是异常得清醒,我还记着所有让我伤心的事情。
一个男人在我身边坐了下来:“小帅哥,我要两杯Martini。”
男人一手一杯,自己跟自己干起了杯。
“真是个奇怪的男人。”我心想着。
十分钟内,他又点了两杯。
我突然对他产生了兴趣,他的酒杯里一定装着故事,说不定比我还悲惨。
人就是这样,在自己不爽的时候,若能听到一个比自己的遭遇还要悲惨的故事,兴许就好受了。
“你看起来很不开心。”我端着酒杯,靠近了他。
“废话,开心我能一个人来酒吧吗?”他转过头,冲我扯了扯嘴皮,勉为其难地露出一个无奈的笑。
“拜托,我可是女人,你这语气,会伤人的。”
“女人,都怪女人。你们女人就是魔鬼,一开始是天使,最后都变成魔鬼。”
“大哥,我不想当天使,可也不想莫名其妙变成魔鬼啊。有什么怨气,你冲我发,别扯到我可爱的女同胞们。”
他又抬起头,眼神飘忽几下,定了定神,看了我一眼。
“我被绿了,这下你满意了吧。”
“哈哈哈,同是天涯绿巨人啊。幸会幸会。”我冲他伸出右手。
“别扯,我说认真的。”他没理会我伸出的手,脸上一副性冷淡的表情。
对女人主动伸手都不理会,估计内心是挺绝望的。
“比比谁被绿得更惨,来不来。”我怀疑我是喝高了,所以才会这么神经。
“那你先说,先让我开心开心。”他的语气终于缓和了些。
“我是我们公司一个小小的采购,应该是长得好看的原因。”
“嗯哼?”他轻咳了一声。
“几个意思?”我问。
“不好意思,你继续,我保证不打岔了。”
“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很好看,我进公司半个月后,我们办公室主任就开始对我献殷勤。
上班时间,经常跑来问我需不需要他帮忙,还时不时地帮我打印文件,把我的水杯填满。
其实我老早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,但我知道办公室恋情会挨批,所以我一直没让他得逞。
可我也不是石头心。在他的反复进攻之下,我们就好了。”
“然后呢?不是被绿了吗。”男人两手拿着酒杯,碰了一下,各喝了一口。
“上个星期,他跟我提分手。说老板知道了我们的事,要么分手,要么辞职。
处了这么久,突然跟我说分手,我没有办法接受。我哭也哭了,闹也闹了。我说我俩就小心点,工作时候装作分手就好了嘛。
他不干,说不想丢了这份工作。后来,老板找到我,他说我没必要为了一个男人丢了自己的饭碗。我也就默默地不再闹了。
今天,我一个同事实在看不下去我这颓靡的样子了,她跟我说。那主任已经和另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了,两人暧昧了很久,就是那个主任要那个女孩子,到老板那里告状的。”
“那你还挺惨的。”男人举起酒杯碰了一下我的酒杯。
“无所谓了,我总觉得你比我更惨。”
“何出此言?”
“不知道女人有第六感吗?我的第六感第七感第八感都这样告诉我。”举起酒杯的我冲他莞尔一笑。
他也苦涩地笑了一下,开始说他的故事。
“是比你惨那么一点。我连婚帖都发出去了,昨天打了一天的电话,跟所有人解释,我这婚,结不成了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你能不能安静地听,别打岔。”他回头看我,我忽然觉得那个眼神好熟悉,似乎很久以前就和这个目光碰撞过。
“好吧,我不说话了。”
“她很美,真的很美。说话的样子特别优雅,不像你,咋咋呼呼。走路的时候,就像在跳芭蕾。对了,她原本就是一个跳芭蕾的。
我们是在一次合作中认识的,我们公司搞年会,请了她们舞队。我是主持人,所以自然就认识了,她临走,要了我的微信。
再接着,我们一起吃饭,一起喝下午茶,一起到图书馆看书,虽然,她看的是古典主义,我看的是魔幻主义。
在我眼里,她就是一个跟世俗不沾边的女人,她从来没有跟我要过钱,也没有跟我要过礼物。
一年以后,也就是一个月前,我向她求婚了。她考虑了大概三天吧,同意了。
我欣喜地开始准备结婚的事宜,订酒店,订婚庆,联系我的父母。一个星期前,我把婚帖印好了,这一个星期,我都在忙着发请帖。
我沉浸在即将大婚的喜悦中,直到前天,她约了我见面。她哭得梨花带雨,跟我说,没办法跟我结婚了。
我实在不忍心逼问她,就坐在那儿一直不说话。我知道,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。因为我从没看到过,她这么坚定的眼神。
后来,她接了个电话,就走了。我一路跟着她,大门口停着一辆奔驰,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,那男人看着起码有四十五岁了。但她走过去了。男人搂过她的腰,替她开好副驾驶的门。他们就这样走了。
我讲完了,你可以笑了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冲上去?你是傻吧你,你冲上去啊,你去质问她啊!”我狠狠地放下酒杯。
“你这人也真是的,听别人的故事这么激动,那你干嘛不去老板那儿,揭穿那女的和你前男友啊。”他倒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“听完你的故事,我突然觉得不难过了。”我说完,看了眼手机,已经一点了,我给室友发了条微信,告诉她我不回去了。
“你就幸灾乐祸吧你。”他敲了敲我的头。
“对了,我叫黄微凉,你叫啥呀?”
“徐风。”
“是一阵风的风吗?我初恋的名字里也有个风字,好巧啊。”我欣喜地说。
“姑娘,你这搭讪男人的方式也太老套了吧。”
“哈哈哈,是真的,算了算了,喝酒吧,一醉解千愁!干!”
我俩就这样喝着,我是什么时候喝大的,我真不知道。他喝大没有,我也不知道。
我只知道,我们俩都被他的助手送回了他家。
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说:“你睡沙发去,这是我家。”
“我不,床舒服,你去睡沙发,我是女人。”
“你去不去!”
“不去!”
接着他就压上来了,理智告诉我这只是个刚认识的男人,但我的理智在一秒后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。他长得真的很帅。
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。卧室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揉揉眼睛,欣赏着这间颇有格调的卧室,左边立着一个大书架,书架上放着许多照片。
我看到了那个女人的照片,他应该是还没来得及撤掉吧。
我的目光移到他和一个中年妇女的合影时,我发疯似的大嚎大叫起来。
“你干嘛呀?大中午的,发什么神经!”他冲进来。
“你是邱风?”
“你怎么知道我以前的名字?”
“我啊,我,我!我黄春燕啊!”
“你是小燕子?”
“是啊!我的天呐,我们都有十八年没见了。我的天呐,我的天呐。”真是太巧了,他竟然是我小学同学。
“你居然是小燕子?”他低下头,看着我,继续说:“还别说,真是小时候那样子,傻乎乎的。”
“你为什么叫徐风了呢?”
“那年不告而别,是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搬家了,我妈偷偷带我走的,他们离婚了。我也就跟我妈姓了。”他云淡风轻地说着,似乎这件事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。
“你说你,改个什么黄微凉,多难听,黄春燕多好听呀。哈哈哈。等等,你昨天那话什么意思,什么叫你初恋名字里也有个风字。”
“想当年,你可是写了情书给我的,别想耍赖。”
“不耍赖,我都把你睡了,还能耍什么赖。”
所以,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,我在我的转角,他在他的转角,遇到的或许就是,能陪彼此走完下半辈子的这个人。
- 全文完 -
作者:木木三,后花园签约作者,90后姑娘,声音甜美,一个热衷于用文字记录世间悲欢的女子。首发沐儿的后花园(ID:muaihhy)。
后花园最新原创
点击下方「蓝色标题」即可阅读
我这样一个loser(1):五年后归国,前女友后悔与我分手
我这样一个loser(2):撕下好男人彭先生的画皮后,我惊呆了
我这样一个loser(3):悔婚她只用了5分钟,退彩礼却没那么简单
我这样一个loser(4):玩地下情的苏小姐,彻底栽了
我这样一个loser(5):为送“绿茶”去医院,他把现女友扔在了机场
模范老公要离婚,我跟踪发现了他的秘密
她抢了我老公,我给她送了一份大礼
后台发送“目录”,看更多原创文章
后花园里,
我们聊天谈心,
讲芸芸众生的故事。

关注沐儿的后花园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其他栏目